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中国建国后没有硝烟的治蝗战争 >

新的棋牌-四川新闻网

来源 四川新闻网
2020-02-19 16:24:19

男人的吻变得更温柔了,新中国可侵略性却不减:“不愿意么?”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建国后针锋相对,建国后互不相让,朝雾听得头都大了,她趁陆景睿不备,从他怀中挣脱出来,然后微笑着表示:“我有一个好主意,你们两个约吧!”言罢,没有硝她转身愤怒的走出了餐厅。

新中国建国后没有硝烟的治蝗战争

餐桌上坐着的陆景睿和霍司辰同时起身追了过去,烟的治追的过程中还不忘努力推-揉对方,企图把对方甩到身后。“霍司辰,蝗战争你已经是过去式了,蝗战争有点儿自知之明,主动退出吧,这样不至于输得太难看。”陆景睿用后肘击向霍司辰的腹部,出招阴狠,说出口的话更狠。霍司辰似乎早就料到陆景睿会使出这么一招,新中国轻轻松松的躲过他的攻击,新中国并反手抓住了陆景睿的肩膀,用力一拽,企图把陆景睿扯到他后面:“非要说过去式的话,你才是过去式吧?毕竟十年前你就已经过期了!”陆景睿被霍司辰扯到了身后,建国后眼看就要失了先机,建国后说时迟那时快,他趁着被霍司辰往后扯的空档,猛的伸腿绊了霍司辰一下:“你懂什么!我和姐姐十年前就已经定情了,老腊肉,你没机会的!”霍司辰措不及防,没有硝被绊了一脚,没有硝踉跄着摔倒了沙滩上,陆景睿大喜,正欲借着这个机会去追朝雾,谁料摔倒的霍司辰竟猛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腕,陆景睿一时收不住力,也栽到了沙滩上。

“兔崽子,烟的治牙都没长齐,口气倒是很嚣张啊!”霍司辰猛的从沙堆里抬起头来,目光阴厉的瞪向倒在他前面的陆景睿。陆景睿回头怒目瞪向霍司辰:蝗战争“总比你牙都掉光了强!”病美人儿此刻身子正虚,新中国他不太敢碰。

在陆景睿眼里,建国后病床上的朝雾就像易碎的稀世珍宝,不碰心痒难耐,碰一下又怕磕到,真是磨死人了。“我可算知道网络流行语‘磨人的小妖精’是怎么来的了。”陆景睿收回了手,没有硝凝向朝雾的目光里,没有硝蕴满了宠溺与揶揄,“全是被你这种小妖精给磨出来的。”他正取笑着朝雾,烟的治却见朝雾垂放在病床上的手微微颤动了下。醒了?陆景睿心脏瞬间揪紧,蝗战争人也下意识的上前,候到了病床前:“姐姐?”

朝雾浓密好似小刷子的长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,阖着的细长眼眸缓缓掀开一条缝。“你醒了?”陆景睿惊喜道,“感觉怎么样?渴不渴?要不要喝水?”

新中国建国后没有硝烟的治蝗战争

这男人在华尔街一向以狠厉著称,喜怒从不形于色,此刻却按捺不住心底的欢喜,让激动爬上了眉梢。朝雾刚醒,喉咙里一阵干涩,说话时嗓子里就像含了玻璃渣,又涩又疼,但她还是艰难的张了张嘴,气若游丝道:“……你才妖精。”陆景睿失笑,一边给朝雾倒水,一边笑着哄她:“好好好,我妖精,姐姐刚正不阿。”他到好了水,用汤匙小心翼翼的舀给朝雾喝。

清凉的水湿润了喉咙,将干涩带走,留下点点清爽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陆景睿他喂的也太慢太少了,搅咖啡用的汤匙,一次盛水量也就三两滴,根本不解渴。朝雾想抗议,奈何麻药的效果还没完全过去,身体行动不便,说话嗓子又疼,只得怒目瞪向陆景睿,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。谁料这一瞪,连三两滴的水也没了,陆景睿把水杯放到一旁,叹气道:“瞪我也没用,你刚做完手术,胃被切了三分之一,肠胃蠕-动功能还没完全恢复,不能喝太多水。”

多?朝雾小幅度的冲陆景睿翻了个白眼儿,表面上还算平静,心里却在歇斯底里的咆哮着:就你喂小鸟儿一样滴了两三滴也好意思说多?这哪里是不多,这几乎等于没有好吗!

新中国建国后没有硝烟的治蝗战争

朝雾憋了一肚子的火,奈何现在收拾不了陆景睿,只好先在心里给陆景睿狠狠记了一笔,打算身体康复后再收拾他。“乖。”似乎意识到了朝雾在生闷气,陆景睿放柔了调子哄朝雾,“先忍一忍,等你出院了,想吃什么都可以。”

这话显然是在骗她,虽说手术成功了,但毕竟切了三分之一的胃,一些辛辣刺激性的食物,朝雾肯定是不能再碰了。但朝雾并不觉得沮丧,能活下来已是万幸,她已经很满足了。她动了动手指,想去握陆景睿的手,不晓得是不是恋人间的心有灵犀,陆景睿竟主动把手伸了过来,反握住了朝雾的手。他执起朝雾的手,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,恰好这时一缕阳光投了过来,朝雾无名指上的钻戒折射着那缕阳光,发出夺目的光芒。“瞧。”陆景睿执着朝雾的手,眉眼噙笑,“奇迹降临了。”朝雾凝着陆景睿,视线扫过他英气的眉,招风的桃花眼,高挺的鼻梁以及性感的薄唇……她用目光将他的五官一一描绘,苍白病倦的脸上逐渐释放出温柔的笑意来。

手术后,朝雾恢复得很好,格伦医生最后一次给朝雾做了体检,然后表示她可以出院了。“虽然可以出院了,但也不能掉以轻心,记得要按时吃药,忌烟酒忌辛辣。”出院前,格伦医生神色严肃的嘱咐朝雾道,“每隔两周要来医院做一次化疗,清除体内残存的癌细胞。”

因为朝雾病情拖得太久,已经步入胃癌的第三个阶段,手术虽然切除了肿瘤,但并没有完全清干净,血液肠道等地方可能还残存着些许癌细胞,所以需要再做几次化疗。听到“化疗”二字,朝雾就很忧愁,回家的路上,她捧着自己海藻一般浓密的长发,十分担忧的表示:“我听说化疗会掉头发……陆崽崽,我不会变秃吧?”

之前她一心赴死,又想死得漂亮些,所以只采用了药物抗癌,并没有选择更有效的化疗。谁曾料想,如今手术都成功了,居然还是没能逃离做化疗的命运。

果然,人类是没办法抵抗变秃的。“不会的。”陆景睿安慰朝雾,“姐姐的头发这么坚强,一定抗得过化疗。”这话完全没有安慰到朝雾:“那万一没扛过呢?”朝雾细长的眉毛颦成了委屈的“八”字,忧心忡忡的看向陆景睿,一本正经的问:“如果我变秃了,你还爱我吗?”

闻言,陆景睿脑补了一下光头的朝雾:……貌似……还挺可爱的?见陆景睿没有立刻回答,朝雾不高兴了,伸脚狠狠的踹了陆景睿一脚,然后气呼呼的骂他:“我就知道你对我根本不是真爱,你只是馋我的身子!”

这一踹,陆景睿终于回神,脑中的光头小朝雾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眼前正生闷气的大美人儿朝雾。大美人儿生闷气的模样实在可爱,陆景睿忍不住逗她:“没错,我就是馋你的身子,这两个月尤其馋。”

他伸手把朝雾捞进了怀里,咬她的耳朵:“今晚开开荤?”朝雾用肘部狠狠的撞了下陆景睿结实的腹肌,没搭理他,脸却肉眼可见的红了。

回到陆景睿的海边别墅后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,陆景睿谨记格伦医生的叮嘱,严格规律朝雾的饮食,到了饭点儿定时定量的投喂她,决不让她少吃一顿。所以回家后,陆景睿就去厨房忙活了,朝雾则瘫倒了沙发上看电视。漫不经心的换了几个台,却没翻到好看的剧,朝雾觉得无聊,正欲去厨房调戏陆景睿解解闷儿,手机突然震动了下。朝雾从包里翻出了手机,随手按下控制键,点亮了屏幕。

屏幕上显示她收到了一条短信。朝雾眯眼,瞥了眼发件人,然后愣住了。

发件人上赫然写着“霍司辰”三个大字。朝雾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霍司辰的消息了,这男人之前明明一直对她纠缠不休,这几个月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看不到踪影,也听不到音讯。

短信的内容很简单,只有四个字:恭喜出院。朝雾兀得皱了眉:自己才刚出院,他就发来了祝贺短信……